欢迎访问赤峰市人民防空办公室!
  • 全站检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苑天地 > 正文
    民防守洞人
    2018-06-07 09:00:25 来源:赤峰市人防办 阅读:
                                                    来源:劳动午报社 文/杨琳琳

     一个人,一束光行走在黑暗的山洞中,二十多年始终如一,这就是高忠良这么多年干的事情,他是北京唯一专职看守防空洞的人。
      在石景山区一个不起眼的山脚下,有几间简单的平房,两扇锈迹斑斑的绿色铁皮大门将这个小院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起来。谁也不会知道这扇门背后掩藏着什么样的故事,更想不到在这里,一个人始终坚守在维护防空洞的岗位上,用20多年的守护诠释着“忠诚、奉献、自强”的民防精神。
      这个小院就是高忠良居住的地方,也是防空洞的一个洞口,是高忠良工作的岗位。高忠良今年54岁了,是首钢的一名职工,更确切地说他是这个防空洞的守护神。

    一个人的坚守
    一束光明带来的勇气
      
      记者刚一靠近这个小院,院内的大狼狗便很警觉凶狠地叫了起来。不一会儿,高忠良就来到了大门口。随着大门缓缓地打开,一个干净整洁的院子呈现在眼前。
      知道记者是来看防空洞的,高忠良就当起了带路人,领着记者径直向被一堵墙挡得严严实实的防空洞走去。
      高忠良对防空洞十分熟悉,就算不带手电筒也能走出迷宫一样的防空洞。这二十多年来,高忠良的脚印已经印在了这个防空洞的每一寸土地上。
      “那您第一次巡视山洞的时候,应该就没有这份从容了吧。”话音刚落,高忠良就哈哈地笑着说:“一会儿你到里面走一圈就知道那种感觉了。”
      “来给你手电筒,你在前面走着。”高忠良把防空洞的门都打开,然后递给记者一把小手电筒,让记者走在前面。记者看着这把直径只有两厘米的圆形手电筒,心中不由嘀咕:这么小的手电筒,就只能照亮前边巴掌大的一块地方。于是记者笑着对高忠良说:“你不会是故意难为我吧?专门给我选一把小手电,你当初肯定不拿这么小的手电筒。”“我平常都用这把小手电筒,就是这手电筒的一束光给了我往前走的勇气。”
      站在洞口往洞里瞅一眼,刚才在洞外记者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现在士气就减了一半,但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置身于黑暗之中,只有一束光,期盼它能冲出这黑暗的包围,但光亮依旧消失在一片黑暗中。记者拿着手电筒,一步一步往前走。此时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成了扰乱这份黑暗的唯一嘈杂,让人不觉地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走着。但是脚步的声音依旧在山洞里回响着,这脚步声像是从身后传来,又像是从前面无尽的黑暗走来,“哒……哒……哒……”
      忽然,记者发现有呼吸声,于是不禁屏气凝神,试过几次之后才明白是自己的呼吸声。本来以为在山洞里会被出来觅食的老鼠之类的动物给吓着,但事实却是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这里是防空洞,仅一吨重的门就有三个,平时关上连空气都进不来更别说老鼠了。”高忠良指着一道门说。尽管说这一吨重的门上按着转轴,但是要想关上这扇门,高忠良也要使很大的劲儿。
      高忠良在这里已经工作了20多年,他早已成了这里的主人,对防空洞了如指掌。每一平方米上都有高忠良的足迹,他都打扫过。“这个防空洞里面的房间都是相通的,总共有2000多平方米,平时打扫起来就更麻烦了,打扫一遍就要花上一个星期。”


    一个人的奋战 7·21
    一项艰巨的任务


      平时巡视一下防空洞里的电气设备,做一下防空洞的维护,2000多平方米的山洞对于一个人来说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如果遇上特殊情况时,一个人的孤军奋战就更加艰难了。“7·21那次的暴雨真的很危险。”高忠良回忆起那次暴雨,“那天晚上我一连起了三次。”
      因为防空洞其中的一个洞口就在高忠良的院子里。“你看这洞口是一个簸箕的形状,里面地势低。洞口的地势高,一下雨,山上的水全都流下来了。那天晚上这洞口的水跟与雨帘子一样。”高忠良说。
      刚刚才在洞里巡视了一圈的高忠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一身干衣服,躺在床上听着刷刷的雨声,“雨下那么大,躺下根本睡不着,生怕防空洞里有危险。”忽然高忠良听见外面“轰隆”的一声巨响,赶忙跑出来,就看到自己院子的一堵墙塌了……
      此时的高忠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最令他担心的就是防空洞,他再一次走进了防空洞。在洞口摆上一些沙袋,用铁桶往外淘水,忙活了一夜。
      尽管高忠良在雨中奔忙着,但是俗话所说“水火无情”,2000多平方米的防空洞还是进水了。“防空洞一共有四个门,只要有一个门没有处理好,就会进水。第二天我一看,最深的洼地能到膝盖的地方,幸好只是门口的地方有积水,没有发生其他事故。”
      防空洞进了水,每一道门都有一道门槛,与旁边的排水槽只是半堵墙之隔,没有抽水机,高忠良就用最传统的方式排水——用铁桶淘水。“因为这里的电线不比别处,到处都是水也怕触电,所以只能自己淘水了。”一桶、两桶、三桶……
      “一天下来我都不知道淘了多少桶,反正晚上累得都直不起腰了,淘水淘了三四天,之后就该是清理污泥了。淤泥也是我一铁锨一铁锨铲起来的,装在铁桶里,挑出去,这一干又是将近一个星期才清理干净。那淤泥可厚了,将近270公分厚……”

    一个人的情趣 
    左手一支笛 右手一把刀

      手拿一把小手电,穿行在黑暗的洞里,黑暗中的这一束光明早已经由刚开始工作时带来勇气的光变成了常年陪伴左右的的伴侣。
      现在在山洞里陪伴高忠良的还有一支竹笛。“这支长笛我昨天才从修理人那儿拿过来,笛膜坏了。可别小看这竹笛,它的年龄可比你还大呢。”高忠良拿起桌上的竹笛笑着说。
      这时候记者才注意起这支竹笛,一看就知道这支竹笛用了很多年,笛子的一端还用线缠着。记者看着这支有些破旧的竹笛不解地问:“这支笛子已经这么破了,为什么不再换一支呢?”高忠良看着这根笛子,目光突然柔和了许多:“这是我哥哥小时候吹过的竹笛,后来我长大了,哥哥见我也喜欢,就送给了我,我一直保留着,舍不得换……从小学开始学吹竹笛,到现在我的‘笛龄’也有几十年了。”
      在黑暗中吹笛子,悠扬的笛声在山洞里回响着,尽管高忠良眼前一片漆黑,但脑海中尽是和哥哥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他的心也随着笛音飘荡在防空洞的各个角落,浓浓的兄弟情赶走了整日的无聊、枯燥、孤独,似乎连整个山洞都变得温暖……
      山洞里,高忠良的情感有了寄托;山洞外,一把小刀就能让高忠良如痴如醉。原来,高忠良喜欢上了根雕。一把小刀在手,就能雕出各种栩栩如生的神态。“我是北京市根艺协会的理事,也是我们首钢根艺协会的理事。”高忠良自豪地笑着说。 

     
    `
    首 页 机构职能 信息公开 人防动态 旗县工作 政策法规 防灾减灾 交流研讨
    版权所有:赤峰人防办指挥科 蒙ICP备09001396号 2005-2010
    地址:赤峰市新城区锦山路市政府斜东侧 邮编/MSN:024000
    电话:0476-5899572 邮箱:cfrfb2008@163.com
    页面执行时间:62.500毫秒[后台管理]